一晚卖2吨生蚝,90后掌门人自爆经营秘诀

admin 2019-07-22 21:13

大家都喊我老纪,其实我今年才30岁。去年8月开了一家夜宵店“老纪蚝宅”,没想到竟成了网红。我接受过很多采访,大多都跟“夜宵”有关,但很少有人知道我的传奇人生故事。

01 一块钱一封情书

从小,我就是个在家很老实,在外很调皮的小孩儿,说来你可能不信,我小学就开始自己做生意赚钱了。什么生意?代写情书,1块钱一封,生意好得不得了,哈哈。

我本名叫纪文华,1990年出生在江西上饶,家里三姐弟,我是老幺。有个哥哥和姐姐,爸妈是做水果批发生意的,在郊区有一个很大的香蕉地下工厂。城市里许多剧院的地下室也都是我们家的香蕉储藏室。

一晚卖2吨生蚝,90后掌门人自爆经营秘诀

▲我的家乡江西上饶

每隔几天会有大货车载着一集装箱的青香蕉送到工厂里,经过特殊工艺催熟后,再卖往各地,整个上饶市的香蕉都是由我们供货的。

香蕉多到吃不完,我带着整个班的同学回家,他们走着进来,吃得扶着墙出去。但库存实在太多,有一部分卖不完的香蕉只能倒掉,有次我偶然发现猪喜欢吃香蕉,便让爸爸买了两头回来,我亲自喂它们。

自己承诺的事情含着泪也得完成,我们家的猪特别挑,香蕉得剥了皮喂,它们才肯吃。天天吃香蕉的猪,每天像喝醉了一般,晕晕乎乎的,走路都迈八字步。我们家的猪皮肤特别好,长得也很壮实,被大家称作“香蕉猪”。

每到周末,我都会和姐姐一起骑着三轮车到街上吆喝叫卖香蕉,库存太多倒掉可惜,我们想给家里减少损失,虽然辛苦,我从不觉得累,反倒挺开心的。

一晚卖2吨生蚝,90后掌门人自爆经营秘诀

▲成堆待催熟的香蕉

小学五年级,我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写情书,极尽自己的“语文功力”,里面还特意配上一段张学友的歌词,信的末尾,留下“文宇”二字,这是我的笔名。没想到,这封情书一送出,不仅女孩儿“追到了”,还收获了一众“粉丝”。

在班里,我一直是语文课代表,平时也有不少同学向我讨个“金句”,写东西这件事,我还挺喜欢的。在校园里,写情书的需求很旺盛,特别是理科好文科弱的男同学,想追女孩儿,却写不出动人的情书,急得不行。于是我开始了这项“代写情书”的业务,薄利多销,一封只收1块钱。

做生意,讲究的是“极致服务”。我代写前都会仔细了解“客户需求”,尽可能多地向男孩儿们要来女孩儿的资料,收集她们的喜好。每一封信都是“私人订制”,抒情也是36式,式式不同,72招,招招戳心。我不仅在文字上下功夫,还会给信配图,画一些可爱的小插图,全部手工绘制,让女孩儿看完都舍不得丢,想要收藏起来。

情书业务太繁忙,没过多久我就招了一个“小助理”,专门帮我收信送信。一时间,感觉自己也算个高人气的“风云人物”。我的“客户”同学都和我成了好朋友,一放学,我身后铁定跟着四五个小弟。

口袋里有钱,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,我都可以“刷脸赊账”。我带着他们,喝饮料只喝易拉罐的,不买玻璃瓶的,讲究。还有那会儿小贵的德芙巧克力,想吃多少就买多少,不差钱。

日子过得顺风顺水,我从没想过未来会怎么样。虽然我成绩不算好,但也是无忧无虑……可从那天晚上开始,一切都变了。

02 你拐了一个最没价值的人

2004年的一个冬夜,爸妈匆忙在家收拾行李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们看起来很焦急,很慌张。出门前,妈妈告诉我,他们做的房地产生意破产了,还欠了很多债,现在要连夜逃去上海。哥哥已经成年,爸妈带着他一起走了,姐姐在外地住校,只留了我一个人在家里。爸爸说,让我好好在家里,好好上学,他们安顿好就会联系我。

14岁的我,看着家人无奈逃离,什么都做不了。站在门口,望向爸妈和哥哥离去的背影,一贯坚强的我,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。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走呢?我心里有这样的疑问,但不愿多想。

没过多久,家里的房子被贴上法院封条,我每天上学放学只能走后门。晚上在楼上写作业时,台灯得用毛巾盖上,我怕灯光太亮,别人发现家里有人。因为隔三岔五就有人来楼下喊着爸妈名字讨债,我很害怕。

一晚卖2吨生蚝,90后掌门人自爆经营秘诀

▲童年时期的我

有一天放学后,我骑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出来,沿着熟悉的街道骑行,快到家门口时,突然一辆桑塔纳汽车停在了我面前。只见车里有个成年男子走下车,一把将我从自行车上拽下来,将自行车往路边一丢,推搡着我进车里。

不知道车开了多久,我被带进了一间民房。里面设施简陋,只有几件破家具,没有窗户,门紧紧锁着。

这男子开口就质问我:“你爸妈呢?跑哪儿去了!他们欠了我很多钱,再不还,你就别想走了!”他逼着我给爸妈打电话,但没有一个号码能拨通。他看问不出什么,就把我丢到一边,自己转身出去了。

又过了几个小时,应该是半夜了。他又走了进来,搬了把椅子坐在我面前,开始软硬兼施,换着法子问我爸妈的去向。这时,我已经冷静下来,开始做他的思想工作。

“叔叔你看,只有我被留在家里,爸妈根本不在意我。他们早就带着哥哥走了,我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姐姐在外地上寄宿学校,一直没回来。你抓我来,就是拐了一个家里最没价值的人。”

他不相信,反问我说:“亲儿子爸妈怎么可能不在意,你别骗人了!”

我跟他说起了自己出生的故事……

“90年代,国家对计划生育抓得很严,妈妈生下姐姐和哥哥后,已经被罚款了一次。而我,是那个计划外的。当时爸爸在国有单位上班,计生办的人找到他,说必须让妈妈打胎,不然就会丢掉公职工作。妈妈其实也不想再生了,于是服从了计生办的要求,去医院打胎。

那会儿,妇科外有很多被要求打胎的孕妇,科室门口排着长队,妈妈等到医院下班也没排上,便自己回家了。没过多久,妈妈又去医院了,可这一次打胎的药包用完了,只能作罢。

看着月份越来越大,计生办的人又找来了,他们给了妈妈打胎药,看着她吃下去。可谁知,这两次计划内的打胎,都没成功,可能是月份太大了,药吃下去也没什么反应。我顺利出生,爸爸却丢了工作。从小,我就能隐约感觉到,爸妈似乎不是很喜欢我,他们更偏爱哥哥姐姐一些……你看,我根本就是个没人要的小孩。”

故事说到这,那男子也没说什么,关上门走了。我在那间屋子里住了几天,他们对我的看管越来越松,直到一天晚上,他们给我送完饭后,忘了锁门。我趁他们不注意,跑了出去。在路上一路狂奔,问了好几次路,终于跑回了家。

我心里当然知道,爸妈一定是爱我的。

一晚卖2吨生蚝,90后掌门人自爆经营秘诀

▲家庭变故,让我早早学会独立

评论 0